泼墨

越没有人支持你,越要爱自己。

愿你仍少年

  我有三个发小。唯一的男生,是年长我三岁的致宁。

  我和致宁幼时关系很好,待稍长,一同搬去了上海,也在同一个小区。 相比起那时还在重庆的发小白鹿,和安徽的娜娜,致宁是离我最近的。

   但致宁上初中后,他们一家又搬家了。我和他的联系也是三四月甚至半年才通话一次。
  但总归没有断开。

   偶尔的通话中,我们总能聊上一两个小时,说来也奇怪,明明很久没有见面,仅仅是靠着一年两三次的通话维持关系,可每每通话,我和致宁总能找到话题。
  我渐渐会直接叫他名字,或者干脆叫他书呆子,他有时也会抱怨般的说 “明明小时候还会叫我哥哥”“妹妹们长大了就不可爱了”之类的话。但他依旧叫着我的小名“阿馜”。
  对了,致宁原先有一个妹妹,小名冉冉,三岁半时走丢了,因此,致宁对我和白鹿、娜娜尤其关心。大抵是把我们当做妹妹了。

  致宁是很安静的人,学习也很好。父母也很恩爱。
  偏偏这一家子命不好。
  致宁结束中考的那天,遇上了车祸。致宁被母亲护在身下,免遭一难。致宁的父母却在车祸中死亡。

  “阿馜,我没有家了。”致宁打来电话,哽咽着告诉我。

  亲戚们因为致宁的抚养权而产生纠纷,父族倒是有不少人愿意抚养致宁。致宁的母族却恰恰相反,致宁的两个舅舅儿女双全,致宁的二姨更是有三个孩子。他们都不愿意多费精力和钱。
  或许父族那边也意识到这个问题,那些准备抚养致宁的伯伯叔叔们也消停下来。
  一时间,致宁成了烫手山芋。

  我无法去怨谁,致宁对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由,我也没有资格强迫他们做什么。

  致宁的母亲惠阿姨有一个关系亲密的五妹。五姨从英国赶回来,爽快的接下了这个“烫手山芋”,同时辞去了英国的工作,办完了杂七杂八的手续,把在英国十一岁的女儿接来,在苏州找了个翻译的工作,买了套房子,定居下来。
  五姨对他很好,五姨的女儿从小就想有一个哥哥,对致宁亦是很依赖很喜欢。她们都小心翼翼的在谈话或聊天中避开致宁父母。
  致宁正式搬到五姨家里那天,两三年未曾下厨的五姨给他做了满满当当的一桌子菜。

  “阿馜,我又有家了。” 致宁的电话里,是掩不住的欢喜。
  对于他来讲,家是一个有爱他的人和他爱的人的地方。

  致宁的五姨我也断断续续听了些关于她的事,只知道她是很独立坚强的女人,她的英国丈夫和她离婚后,她独自抚养女儿长大,在英国打拼多年还留有不少积蓄。致宁父母出

我等你,回来

   那年
   尚是少年的他因为一次意外
   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时空
   遇到了一位姑娘
   那是名灵透貌美的姑娘
   初见
   她小心翼翼的对突然冒出的少年问好
   再后来
   相识相知,愈发亲密
   他终究不属于这个时空
   【黛,等我回来。】
   她点头,温和望他。
  

   后来他回到了他的时空
   暂时性的将她忘记
   但渐渐的
   忙碌让他忘记了另一个时空等待他的姑娘
   她在另一个时空
   燃烛磨墨,提笔帕上诉相思
   她等了很久很久
   可是还是没有等到他
   流干眼泪,心怀牵挂,香消玉损
   【我可能…等不到你了……】

   他第二次来到异时空的时候
   再也没有见到那个姑娘
   他看到了一口棺材
   她安详苍白的躺在哪里

   【对不起,我来晚了。】
   【我带你走,好不好?】
   【我们一起离开这里……好不好……】

随笔·四月初的沉闷

    离杰西卡的生日还远,叶修的生日也还有一段时间。

    把生贺文写了又删,删了又写,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喜欢的all叶写手太太没有更新,喜欢的画手太太也没有更图。

    作了不知道多少死,立了不知道多少flag。

    经期狂吃冰激凌,半夜痛的死去活来。

    明明医生已经说了不能再熬夜,却还是抱着手机看了一晚上的小说。

    不喜欢吃泡面,午饭晚饭又懒得做,去小区楼下买了几包不同口味的方便面,拆开两包,然后把调味料辣油酱什么的全放进去,还从厨房里舀了勺盐放进去,口味重的差点吐出来。

    把小区里的便利店逛了个遍,也没看见魔道可爱多,闺蜜说古盛街开始卖了,向她抱怨了几句为什么我这边还没有。

    大半夜突然醒来,睡不着,找闺蜜聊了半个多小时。那时候差不多凌晨一点多,她大概还没有完全醒,那头只回复了三两字。我照样在输入框里打了一大堆话,发送,她那头仍然是“嗯”“啊”“哦”的回答。后来快五点的时候她又发信息,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好。倒是没有怪我大半夜扰她美梦。

    倒水的时候把热水壶摔坏了,喝水的时候又把玻璃杯摔碎了。没有被骂一顿反而被关心手有没有受伤。

    其实不是很喜欢在写作业的时候吃零嘴,只是想在写作业的时候干点其它事罢了。

    突然决定坐将近六个小时的汽车去买样东西,感觉很傻。后来真去了,因为晕车一直不舒服。东西也没买成。

    想把《全职高手》和《不讨厌》的付费部分一次性买完。买完《全职高手》才发现《不讨厌》只能买一半了,因为书豆不够。

    最近比较喜欢ABO和华丽复古风的耽美小说,收藏了一堆,估计看不完了。

    突然喜欢上了初叄那棵树太太,觉得她的文比较细腻,温和,文笔很不错。

    贴吧里没有人更新,但还是天天打开看看。

    交情一直不错的同学中途转学,班长又生病请了半个月的假。 和纪律委员关系一直不太好,班长请假后我一个副班长天天要管理班级顺便替班长去开会还要收作业,纪律委员也没怎么帮我。班主任又给我准备了三个比赛,忙的有些过了,晚上却不怎么想睡觉。

    月考过后两个星期是期中考试,心情有些烦躁。

    班里男生将近三十个女生才十二个。吵,特别吵,头更疼了。

    班长的病提前好了,月考前一天回了学校。

    月考成绩出来时,还算稳定,班级第一的是学习委员,我和她差一分,排第二。班长大概是缺了十多天的课有些没跟上课程,排在了第四。

    年级排名比较惨烈,我排在二十名,班长排在三十多名。她在成绩表前信誓旦旦说期中会重新夺回班级第一年级前二十的宝座。

    往年四月份知了什么的一个叫的比一个高,闹哄哄的,吵的不行。今年却是安分了。

    闺蜜去了比较远的枫泾,发小回了杭州。

    今年四月有些沉闷了。

    以上。
                              ——2018年四月上旬

单抽出奇迹……我不会相信连抽了